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七十六章——逼上绝境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这件事没给二人更多的反应机会,苏舟是长公主的遗孤的消息像长了腿般,传遍了安都城的大街小巷。

    “苏舟?可是之前和端王殿下夜宿销香阁的那个苏舟?”

    “听说之前还敢肖想第一公子,难怪胆儿那么大,原来是个有身份的呐!”

    茶楼里,生意惨淡,但总有几个纨绔子弟在里面消遣谈论着。

    还有最无奈的事儿便是,许多嘴碎的人对苏舟还不陌生,苏舟曾在扬州湖追求丞相陆行之曾闹出不小的轰动,又因为销香阁的事儿,又火了一把,记得她的人真不再少数。

    “只是不对呀,我记得当年长公主生的可是个女娃呀?”

    一个公子哥嚼着花生,喝着小酒。

    旁边的以华服公子上去就是一捶,“笨啊你,以本公子多年混迹花楼的经验来看,那小子多半是个妇人乔装改扮的,那身段儿,那皮肤,哪是那些糙汉小厮有的!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一拍脑门儿,笑嘻嘻,“还是朱兄有经验,看来本公子还是得跟着朱兄多学学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学的还多着呢!”华服公子拍了拍手上的花生屑,起身了。

    “这天儿也不早了,走,本公子带你去个好地方。”华服公子挤眉弄眼,白衣公子也跟着眉飞色舞的,懂得他的意思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到楼下,连日瓢泼大雨,像他们这边出来的人不多,即使是在安都最繁华的街道上,也是显得异常萧条。

    俩小厮为二人撑着伞,刚要上马车的时候,拐角处,一个乞丐婆子突然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行行好吧,赏点饭吃吧!”

    老妇人的声音沙哑,面黄肌瘦,衣裳也是破烂邋遢不堪。

    白衣公子见她拉着自己的华裾,避如蛇蝎般的把她踢开了。

    “滚开点儿,脏了本公子的衣裳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从荷包中扔出一锭银子,分外嫌弃的上了车,上车后还拿手帕擦了擦裙裾。

    华服公子看也没看那妇人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妇人趴在地上见马车骨碌碌的行驶,消失在了转角处。

    良久,妇人才颤巍巍的拾起地上的银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龙帝的这一波操作秀得分外完美,在赵潜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又一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长公主的那孩子——苏舟便是子午年巳月巳日巳时出生的。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,得知此消息的老百姓们,齐齐聚于端王府门前,跪在门口求苏舟救他们于水深火热。

    这接二连三的算计,来得猝不及防,连赵潜这般老谋深算的人都只能蹙着眉在书房望着房梁发呆。

    短短两日不到,这一个又有一个套儿便这般死死的缠上他们了,这是一个死局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

    不用想,赵潜便能知道苏舟进宫面对的将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而这些自是瞒不住苏舟的。

    “赵潜,让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去。”赵潜语气坚定,没有半分退步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也不想去不去,可门口的百姓怎么办,难道要让他们跪死在那吗!他们要是死了,端王殿下你脱得了干系吗?”

    赵潜伸手抱住苏舟的腰,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“阿舟放心,不要多想了,一切有爷在呢,爷会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苏舟身子没动,只是手抚上了赵潜的脸庞,轻轻的道,“你最近瘦了好多。”

    “大病初愈的人不都这样吗,不觉得爷现在更有魅力了吗!”

    赵潜拉下苏舟的手,放在唇边吻了吻,有着不符合他身份的痞气。

    “你就贫吧你!”

    苏舟嗔笑,推开了赵潜,“我去看看药熬好了没。”

    “别去了,熬好了他们自会端上来的,你操什么心。”赵潜伸手抱住苏舟的腰,将她的脑袋也禁锢在怀中。

    “赵潜,你最近怎么这么奇怪呢?”

    “哪奇怪了?”

    “黏糊糊的!”

    赵潜挑眉,没反驳。

    他不想说因为他的任性无能,才导致了现如今的状况。

    外面的流民灾民在端王府门口跪着求着,希望苏舟献上一点血。

    在他们心里,只要她一点点的血就可以救天下人的命了,可在赵潜眼里,这便是要命的事。

    高位上的人费尽心机哪是为了那碗血那里简单的,他不敢想,不敢想苏舟要是进宫了面临将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听着外面瓢泼的大雨,凄冽的哭喊,求救声,赵潜像是为了感知苏舟的存在般,抱得越发紧了。

    养心殿内,延龙帝正看着暗卫呈上来的信函。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